“作为科学家,我们知道,这里的很多地方轻易就能取消禁令。”根纳季称,但他还是持谨慎乐观的态度。

徐阿路说,低廉的劳动力和过硬的技术,让莆田假鞋越来越火。最初的“莆田模式”多是家庭作坊一条龙式——自己掌握技术,自家生产,自己维系销售渠道。这一模式让很多莆田人发家,但风险也高,一旦被查整条生产线可能会被一窝端。徐阿路说他2007年遭遇的血本无归,很多人都曾经遇到。